沐景行

希望能够得偿所愿.

因为还有许多的寄托
所以可以一直停留。

小困小饿
来点虐的
立马脉动回来

新鲜脑洞出来惹,但是关于到底用官配还是跟着我自己走,这是一个问题。

有句话很美
见字如晤

想存个脑洞
一直想写民国
但是在是太弱了
导致好多梗但是我写不出来
看了没几个民国文
突然就想认认真真写一个
两人慢慢成长
相互陪伴
相伴一生
就名
两位先生

我真的是一个很失败的人啊

【骁离】只叹离人不念君

  毓骁一步一步的向那个宫殿走去,那人走在前面。他想着,此人救他,又有甚么目的呢。然后又回想起与毓埥小时的过往,他在笑,他在跑,他们闹着闹着不知何时长大了,他也逐渐变了,不禁有些难过。‘皇兄啊皇兄,我以真心待你,可你为何。。’他想到这,步子不由的加快了,逐渐越过了前面的人,他现在有些急切,想见见那个将他送进去又带出来的人。
  那人愣了愣,便跟了上去。
  没多久两人便走到了目的地,毓骁望着这熟悉又陌生的大殿,又看了看天空,天依旧蓝,像小时候一样,只是那人,却不知何时变了模样。 他走了进去,随着通传声,大臣们转身望着两人,目光很杂,有开心,有不解,有惊讶,也有嫉恨。而在高位上的那个人,无喜无悲,眼中没什么情绪。
“臣,拜见王上。”身旁的人并没有跪拜,只是弯了弯腰,轻声说着。“慕容郡主请起。”那高位之人并没有生气,反倒是笑着说的。毓骁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身边的这个慕容郡主“原来他姓慕容。”
“好,既然人都来齐了,那本王便宣布一个事情,自今日起,除去毓骁的罪名,恢复其王爷身份。”
“是,”大臣齐声应着。
  毓埥离去之后,大臣们都凑到毓骁跟前贺喜,至于真心还是假意,就不得而知了。毓骁应承着,见那慕容早已走远,便也逃脱了人群追了上去。
“你为何要救我。”他没有回话
“你救我有什么目的。”依旧没有回复
“你,”
“总有一天殿下会知道的,而现在,还不是时候。”
   慕容开口便是一句时机未到,毓骁倒也无法再问下去了。

【真的是太可怕了,不知道得有多久了我终于把2发出来了,可惜估计后续又要很漫长了,快开学了手机又要远去了】

【执念】执光

 

  近日里
  执明似乎心情不太好
  林子陵觉得奇怪
  执明这样没烦恼的人怎会如此
  所以一日下午他便去看望执明
  待下人通传后他便进了这个君王的宫殿
  而执明正倚在床边
  抱着个酒壶
  似是醉了
“本王,本王一直都知道,这城里的百姓其实有不少瞧不上本王,说本王愚蠢,不知治世。”执明看见林子陵进来之后,便自顾自的说起了话。
“王上是听见哪些小人的胡言乱语了吗?王上,您是天子,便值得百姓敬爱,您,我知道,您只是不想让这百姓受伤害,所以您才不想去争这天下。若真是打起仗来,受苦的还是百姓。”林子陵走到执明面前,说话时眼中的柔情怕是他自己都未发觉。
“可是他们都不理解我,连太傅也是,虽然太傅表面不说,可是我知道,他心中定是有些怨。”执明说着说着,都没注意自己逐渐变了称号,也没在自称本王。
“怎么会呢,太傅看着您长大,又辅导您从政。说句不敬的话,他待您就像自己的亲儿一般,又怎会不满。”林子陵垂下眼,轻声劝着。
“罢了罢了,阿陵,陪我喝酒。”执明一把揽过了林子陵。
  “王上,您身子才刚好,喝酒伤身啊。”林子陵被惊到了,他想挣脱,但感受着身后这人并不强壮但有安全感的身体,以及那砰砰的心跳声,他逐渐放松了身体。


【真的是难产本人了,这篇文老早写完了,就是懒得打字,一边打一边改,真的是懒癌晚期。】

我会
罩着你 罩着你